登录 | 注册 平台申明
手机版 棋牌群手机版二维码
棋牌群 活动资讯 百余款棋牌游戏APP涉下架,导致上市公司严重受损

百余款棋牌游戏APP涉下架,导致上市公司严重受损

来源:棋牌群 8888人浏览 2018-05-07

在2017年年底,中国音数协游戏工委、伽马数据、国际数据公司联合发布了一份《2017年中国游戏产业报告》。

由报告数据显示,2017年中国游戏市场实际销售收入达到2036.1亿元,其中,移动游戏市场实际销售收入为1161.2亿元,占57%,并且份额持续增加。

2018050756457126.jpg

在中国三线城市以下及乡镇地区地方性棋牌游戏的火热程度超出想象,2016年昆仑万维20亿收购地方性棋牌游戏公司闲徕成为行业风口的标志性事件,在2017年整个地方性棋牌游戏在市场火速蹿升。

可惜好景不长,地方性棋牌游戏涉的报道越来越多,监管力度要加强的声音逐渐响起。4月19日有消息称,有关部门召集了游戏业15家重点企业开会,对即将出台的“棋牌类网络游戏管理”政策做出了重要提示。

随后,App Store清理了246款涉擦边游戏,其中德州、等游戏被重点关照。而除了德州之外,扎、21点、等也被禁止运营。

2018050744238586.jpg

存活下来的都是相对健康大众化,类似于斗地主及各类麻将等棋牌游戏。并且在新政策重点内容提示中的第四条,关于“房卡”的相关规则也值得注意。

房卡模式多用于在地方性棋牌游戏的平台中,简单地讲,房卡模式就是指玩家通过购买“房卡”道具开房获取房间号,可以邀请好友一起进入房间开始游戏。

游戏中售卖的房卡道具

房卡模式的诞生也成为了地方性棋牌游戏可以兴起的重要原因之一。

红极一时的地方性棋牌游戏

回首2017年,从某种程度上可以说这一年是属于棋牌游戏的一年。在鸡年春节前后,百度指数上有关棋牌的搜索曲线一直持续增高,并且根据当时游戏工委发布的官方版号过审数据上看,棋牌游戏相关版号连续5个月位居所有游戏类型首位。

2018050752350626.jpg

在几年前,以地方特性玩法为主的游戏收益不高,而随着手游市场产品的竞争加剧以及县城投资时机的成熟,地方性棋牌就坐上了时代发展的快车。

根据伽马数据显示,2016年,棋牌类游戏用户规模达到2.58亿人,平均每5个中国用户就有一个棋牌类游戏用户。

提起棋牌类游戏,大家可能会觉得玩家年龄偏向于老龄化,但碎片化节奏的棋牌游戏,如今成为了更多人的选择。

2018050766762898.jpg

根据数据显示,地方性棋牌类游戏中20-40岁的玩家占据了棋牌用户总量的70%,大专及以上学历超过六成,月收入4000元以上的接近五成。这样的用户特征意味着棋牌类移动游戏用户普遍拥有稳定的能力,是棋牌游戏真正的主力军。

但地方性棋牌能做到,最重要是在于房卡模式的创新,通过熟人裂变的方式加强社交性,这一由闲徕开创的新兴玩法迅速打开市场,并不断刷新资本记录。

凭借强大的吸金能力,地方性棋牌游戏市场很快吸引到资本的关注,从2016年下半年起,越来越多的游戏企业入局,通过收购、并购的方式瓜分这片市场。

比如昆仑万维20亿收购的闲徕,2016上半年营收仅仅478,亏损133,到年底的时候,营收就变成了4.5667亿元,净利润达到了2.84亿元,日流水早已突破400万。

资本的入注也继续开拓了棋牌游戏市场,如腾讯、雅互动、波克城市等主要面向全国性棋牌游戏市场,与棋牌游戏相关的数起上亿级收购案,让流在资本市场上得到了持续性的验证。

变味的棋牌游戏涉嫌

这次被禁的不管是德州扑克还是房卡模式的地方性棋牌游戏,他们是如何触碰到法律底线的呢?

首先我国对罪的定义是,以营利为目的,构成聚众或以为业的行为。组织多人进行,并从中抽取利益,或者直接参与都算违法。

2017年年底房卡棋牌模式遭到严查,继《龙港麻将》被查处后,短短一个月内“约战棋牌手游公司”130余名犯罪嫌疑人也被抓捕归案。

警方起底《龙港麻将》

警方介绍到这类棋牌游戏平台的违法点都是通过房卡开设房间涉嫌组织局,游戏结束后进行微信运营局,并通过代理模式诱导线下组织局。

这里提到的代理模式是属于地方性棋牌推广模式的一种,推广分为线上和线下。线上的代理将棋牌游戏当成微商产品一样进行宣传和分发,在利润分配上也按照微商的模式,分级代理可以自己层层加价。

线下推广则是粗暴式的地推,2016年北京某家棋牌游戏公司地推团队达到千人规模,混迹于人流量高的街道摆摊扫码或在大型商场门口举办活动、比赛等吸引群众参加。

街头扫码推广活动

代理们在线上建立微信群拉人进群进行游戏,代理达到一定条件后,可以低价购得房卡,通过群主购买游戏货币的用户也可得到,群主起到拉人和担保的作用,不断拉入新的玩家设置玩法。

房卡的售卖,每局游戏需要交付,游戏后以的方式,这就类似于网上场,房卡相当于场的入场费,绝对是踩实了法律红线。

但很尴尬的一点是,一旦地方性棋牌的房卡模式不涉及现实资金,它就失去了最大的吸引力。玩家购买了房卡后,无法获得任何收益,迟早会对游戏失去兴趣。

其实对于我国人民而言,逢年过节的聚会时打牌这种休闲娱乐的形式一直存在。对几块钱甚至几毛线这种级别的资习以为常,玩家也知道这种游戏涉及,区别只在于数值的大小。

在文章开头的那张政策通知中,对房卡类做了详细规定。现有的房卡盈利模式显然是不符合规定的。玩家热衷于房卡模式就是一种类似于线上麻将馆的游戏体验,一旦失去这种感觉,吸引力也就不复存在。

封禁后的影响

封禁消息一出,目前来看在香港上市的雅互动受到的波动最大,根据财报显示,雅互动营收近7成来自于德州扑克游戏。这次有关部门的封禁不仅使核心业务严重受损,公司股价和后续的发展方向都会陷入困境。

同样是在香港上市的联众,旗下的联众游戏大厅早在今年2月份就被央视点名涉及行为,这次清扫行为《联众德州扑克》作为同款产品,应该也逃难此劫。

腾讯旗下的《天天德州》算是现在存活在App Store游戏榜排名比较靠前的一款,就算收到波及,但因为腾讯体量巨大,还有其余可以拿得出手的棋牌类游戏产品,所以不会受很大的影响。

我要评论

请输入您的评论